红衣少侠

J家饭‖相声爱好者‖历史同人‖欧美圈‖爬墙党‖见一个爱一个‖自带冷cp属性‖我就这么一写,您就这么一看

【虫绿/虫铁】我弟弟有喜欢的人了可他没有告诉我!

突如其来的沙雕脑洞
私设两代蜘蛛侠亲兄弟,加菲虫22岁,荷兰弟18
加菲虫是属于涵涵绿的,荷兰虫是属于尼尼的,他们都是属于漫威的
只有ooc是我的

1.我弟最近很奇怪

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Peter把手中的笔往桌子上一扔,抱着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夜幕已经降临。透过窗户能看到外头洒满璀璨的星星。房间里除了闹钟咔哒咔哒走针的声音外就只能偶尔听到轻微的翻书声。

太安静了。

Peter重新拿起笔,眼睛看着演算的实验公式,脑子里却想到了十万八千里。他烦躁的揉乱了头发,郁闷地趴在桌子上。

翻书声停止了。

有人从床上下来走到了他的身后。

Peter没有抬头,他保持着自己的姿势...

很悲伤

有种追了十年的连续剧,要到结局了,结果都死了的感觉,虽然还没有真正结局。

我到现在还不相信loki死了。讲真我都觉得雷神3loki洗白了之后真的要好好过日子了,结果好日子果然不长久。

虫铁也是。
Peter这个小甜心,虽然知道他死不了,但看他在Tony面前消失的时候真的挺难过的。

灭霸要把旺达弄死的时候,我好想来个叉男客串啊。万磁王一气之下“什么?你把我女儿弄死了?给我把手套拿过来!”这样。爽到爆的幻想。

强烈建议4明天就上映真滴。

唯一没有太难受的大概就是Tony和Steve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完全是在两个战场。
很好,如果他俩真的一上来就和好了我可能就要骂了。
冬兵吧,虽...

毕业了。
真的。
很累。
他都退社了,更别提啥cp了。
以后能不能一起同框都是难了。
我一直觉得他们的关系并不流于表面,可事实上谁知道呢。

妈的我太他妈单纯了!
脱粉了别劝了

《自由与成人》

最近关于古代文学的学习,终于到了明小说。老实说,话本部分的学习是古代文学史唯一吸引我的部分了。有情节,有起伏,有意思。比唐诗宋词好太多。
而明小说必不可免的就要讲四大名著。三国、水浒、西游、红楼。

今天终于学到了《西游记》的部分了。

古代文学史的讲解是很客观的。有些照本宣读的意思。但还是很期待。因为一旦讲解,少不了要分析人物形象。三国水浒人太多,老师只是挑了三两个重点人物分析了一下,西游人少,一共四个,肯定都就讲了。

PPT翻到西游记的时候,我就开始期待人物形象分析了。
尤其是孙悟空。

然而实际上,老师对孙悟空的分析只有五个字“自由与成人”。

石猴一出生,就是“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

【卜洋】三一律的恋爱 【小甜饼一发完】

给大家复习一个熟悉的切割故事的风格

1.
一阵闷热的风裹着潮湿从窗外吹进来。

木子洋眉间拧成一座浅浅的川。他掩着嘴打了个哈欠,顺手推了一把凑到自己跟前的卜凡的脑袋。
卜凡自个儿明明也热的一脑门儿汗,却还往木子洋这边贴。两个平均一米九的大男人长手长脚的缠在一块儿,搅得屋子里都闷渟了不少。木子洋撩了一把额前细碎的头发,湿哒哒的触感让他的洁癖和暴躁的起床气终于碰撞到一起。在这个夏天的早晨。

“日你大爷的!离我远点。”

“啊!……你他妈有病啊!你踹我干嘛啊痛!”

2.
卜凡又偷偷到阳台去抽烟了。
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烧着大地。远远儿的看出去只觉得全部的景致都打了一层跳动的高斯模糊。
卜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烟,恍惚觉得可...

【卜洋】腻腻歪歪 【小甜饼一发完】

复健,攒rp,成年组,小短篇

1.
木子洋站在门口扒着门框小心翼翼的往里瞅,带着口罩正好能遮住他憋着的笑。岳明辉早在他前面就推开门进去了,大大方方,和偷鸡摸狗一般的木子洋全然不一样。

“哥,真的就你一个人来的啊……”卜凡摸了摸头,依旧不死心的问道。

“咋了?我不跟你说了还有我帅哥吗?搁下面停车一会儿就上来。”
“不是……哎呀……”卜凡欲言又止,手扣在桌面上不由自主敲打着,焦急又刺耳。

旁边灵超先憋不住了,小孩儿心性急,抢着扒着岳明辉的胳膊问道“我洋哥呢?我洋哥去哪儿了!他怎么不来看我们。”
“洋子啊。”岳明辉高深莫测的扬起头,偷偷瞥了一眼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卜凡,“洋子有事儿回菏泽了,还没回来呢。”

2.
门口的...

啧啧啧,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是写在文学史里面的人

【别管我】【文风挑战】M Y

背诵间的自娱自乐,挑战一下大师的文风

村口的终于要修路了。

春娃咬着烙饼,跟着人群一起往村口涌。他又黑又瘦,又矮又小,挤在这么多人里面前后都看不太见。但他还是听到了挖掘机轰隆隆的声音。
春娃蹲下身子,像条泥鳅一样顺着人们的腿缝儿里往前钻。惹得一帮新媳妇轰的一下子嚷嚷了起来,一边跳脚一边骂。

“要死啊!春娃我迟早要打断你的腿!”

每个人都这么说。

春娃把烙饼叼在口里,丝毫没有受影响,反而变本加厉的跪在地上往前爬。
他母亲也总是这么说。

“小杂种!我迟早打断你的腿!”
春娃的母亲姓张。年轻的时候或许漂亮的,但现在岁月把她的脸熬的黄逡逡的,体态也发福了,她又长得矮,像是一只桶。母亲叫张什么,春娃不知道。他一般对这种事...

闭关闭关

不写了

【卜洋】see the light (三)


我只负责撩,下一章 @-Kurooooko- 这位太太给大家表演撩完之后如何负责
这篇文已经放飞自我了。严重超出本来所想

7

小组对决轰轰烈烈的打响了。木子洋的感冒也终于好的差不多了。他是他们组的center,自然想努力做好,给关注着他的人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之前分等级的时候木子洋和卜凡两个都从C降到F,灵超弟弟小,脸上还藏不住事儿,拉着木子洋的手安慰他的时候,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木子洋能有什么法子,只能忍着难受反过来安慰他。那几天正好是木子洋感冒最严重的时候,连着打了三天吊针,才把高烧退下去。

卜凡每晚都陪着他出去打吊针。
这种事情没有人说,但他几乎是采取默认的方式封住了所有人的口。头一晚...

【卜洋】See the light (一)

今天给大家来一个传统的正剧风
@-Kurooooko- 的联文

the part of kwin

1

——温柔是什么?

卜凡摇了摇头表示回答不来。

但他随即转头看了一眼趴在床上努力记歌词的木子洋。迟疑的开了口:

——大概,就是我洋哥这样的吧。

2
临着去参加比赛前的夜晚卜凡失眠了。凌晨两点的北京依旧车水马龙,躺在床上细细听,似乎有喝醉酒的男人摔门回家,一会儿便传来和他婆娘争吵的声音。
卜凡翻了个身,长叹了一口气,睁开眼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出神。

他不常失眠。

队里最能失眠的其实是木子洋。
以前刚进公司的时候比现在条件还差,一个小屋里挤着四个人,夏天闷得都像要喘不动气。卜凡偶尔一觉醒...

「卜洋大逃猜」减重

存个档

卜洋月刊-official:

卜凡有一段时间被公司要求减重,每天严格的被控制饮食。饿的孩子整宿整宿的睡不好觉。跟他一个床的木子洋可遭了殃,也陪着他整宿整宿的翻来覆去。
晚上睡不好,白天就起不来,害得两个人连扣了好几回工资,做了好几十圈蛙跳。
卜凡没怎么出效果,木子洋是跟着肉眼可见的瘦了。


就这么坚持了一个星期,卜凡的重量可算是明显下降了,可于梓杰还要控制他吃饭,说要继续减脂。
木子洋心有不忍,总是偷摸着给他私藏好吃的。又一个星期过去,卜凡不出意外的反弹了回去。


于梓杰生气了,一拍桌子一瞪眼,厉声呵斥道:
“查!必须给我查!”


灵超本来站着已经快睡了,被他...

【卜洋】假戏成真 (三)

没想到我又填了一次这个大坑
可算写到洋洋暴露了

7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老乡家的公鸡就叫了起来。节目组搞了个偷袭,直接推开各屋的门就进去了。
先去的是卜凡和木子洋的屋。
导演组坏心思,拿着准备好的气球放到他们两个耳朵跟前,猛的用针戳破,发出很响的一声。
木子洋几乎是下意识的一瑟缩,把头往卜凡的怀里埋。卜凡顺势把他搂在怀里,一边皱了皱眉,慢悠悠的睁开眼。他刚起来的时候有alpha那宛如王霸的气势轰然向节目组这边袭来,一瞬后又克制的收敛住。
好在节目组挑人的时候都选的是beta,要不然这一下可得诱发多少omega突然进入情热期。卜凡打着哈欠笑着说抱歉,并没有发现怀里的木子洋皱起眉头不着痕迹的离着他远了一...

【卜洋】神仙打架 【一发完】


一辆破车
严重ooc慎入
脏话预警
看完别骂我啊orz

链接放评论了

【卜洋】假戏成真 (二)

你们好,我又来了。
昨晚上发的至今被屏蔽而且还解封不了,这次能挂多久随缘吧

4

“你真的不是在逗我吗?”卜凡站在酒店门口一脸难以置信。他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再一次转头问到“你是在逗我吗哥哥?”
经纪人拎着他的行李箱也傻眼了,这个酒店可能连三星级都不够,周围环绕着的都是矮矮的平房。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站在城乡结合部的边缘土地上。

还没等经纪人打电话问个明白,后面汽车刹车声戛然而止,似乎又有人来了。
卜凡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只见车上先下来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接着就见男人去后座毕恭毕敬的打开车门,一个浅粉色头发,架着墨镜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卜凡眯着眼仔细的打量来人,看这身高气质,也应该是个大腕儿。可等男人把墨镜...

为我cp添砖加瓦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87652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2592D4D0-284C-479E-B6A4-59D0732408E116836infoc&ts=1519268647967

【卜洋】假戏成真 (一)

ABO预警   

架空娱乐圈

1

“这样啊,我们来协商协商。并不是不能改,但您当时合约签的时候可没说不行啊。”

“那我们也没说行啊……”

 

卜凡撑着头,面无表情的盯着经济人和合作方唇枪舌战。这时候是个寒冬腊月,北京的天气可不怎么好,但穿着貂坐在空调屋里怎么着就还是觉得有些热燥。他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合约,第二页上明明白白的写着“经营cp”四个大字,还被用红笔标记了出来。

经纪人这时候走过来坐到他身边,无奈的摇了摇头。

卜凡把合约扣在桌面上,叹了一口气,妥协道“成吧。就这样吧。”

 

2

卜凡,目前可以说人气最高的新一代小...

【卜洋】怕鬼 【小甜饼一发完结】

哎,只能割腿肉啊

怕鬼。

1、

木子洋高中的时候就已经长到了一米八。

男孩儿高大帅气,笑起来温柔体贴。撩的一帮弟弟妹妹在学校见着他就脸红心跳的。

而以“堂堂正正,顶天立地”来自我标杆的话题中心者,也在日益好面子的成长过程中对几乎所有人隐瞒了自己一个鲜有人知的秘密。

 

 

只可惜,这个秘密,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不慎被撞破。造成这个状况的原因,是正直的目击者,卜凡。

 

2、

卜凡刚上大学的时候是个热情开朗的阳光男孩儿。当然了,他现在也是。但木子洋总是在闲暇的发呆时间里怀念最开始认识的卜凡。而不是现在这个外表看起来傻呵呵,内心憋着一肚子坏水儿的...

【卜洋】富贵病

1.
有一种人呢,可能就是与生俱来有种气质,放在矮子里也能数出高个儿,生在贫民窟也是个阔爷,就算是把他扔在垃圾桶里,人家身披塑料袋,脚踩西瓜皮,照样也能发光发亮。

木子洋属于这一种人。

卜凡一边啃鸡排,一边死死地盯着阳台上的三人。
木子洋坐在这个小宿舍里唯一一件高级舒适的藤摇椅悠哉悠哉地看书,灵超半跪在他左边勤快的给他捏着腿,岳岳拿着扇子边给他扇风边狗腿的奉承着他什么。
卜凡吐出鸡骨头,终于看不下去插嘴道:“你们俩至于吗……”
木子洋从书里抬起头,高深莫测的眼神对上了卜凡。两个人的沉默的对视了几秒,谁眨眼谁是小狗。最终还是卜凡眼睛酸的撑不过去才揉着眼低下头避开。等到卜凡再次振作起来想要主动发起挑战的时候,...

【卜洋】一个摸头杀引发的血案 【小甜饼一发完】

没错我又站了一对邪教cp[虽然自己并不觉得邪]

标题瞎起系列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1

 

木子洋是一个怎样的人?

答:大概是那种,第一印象酷帅高冷不好相处,其实有一颗温柔感性的内心。

 

 

>>>>2

卜凡不过是去上了个厕所,一出来坤音四太子只剩他一个了。

刚洗完手的卜凡站在门口一脸懵逼,正巧碰到乐华的一帮人勾着肩搭着背,一边说笑着一边从自己身边走过。

 

寒风嗖的一声吹过来,卜凡默默地抱紧了穿貂的自己。

 

成吧成吧,兄弟情谊走到头儿了。

 ...

蒋周tag下被删了好多文,心累
这大概才是真·查水表cp吧

【坤盖/伪all盖】迷弟的小心思 现实AU

坤儿真是太甜咯!

工作室的气氛沉闷闷的。

 

王齐铭一进门的时候还有些懵,环顾了一周,他轻轻的踢了踢离着门最近的小艾。“咋子了嘛?”

“盖哥要退赛咾。”

“退赛?!为啥子嘛?”他对上了雾都的眼睛,但后者只是抿着嘴摇了摇头。

“为啥子嘛!”

 

 

是啊,为啥子嘛。

 

王齐铭还在愤愤不平的说些什么。曾坤低下头也跟着嘟囔了一句。他看到微博萧启道发了一条微博,情绪上来了,耍着小孩性子跟着转发了——我不管,盖哥是帅的——后面还附上了一个哭哭的表情。发完了他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脸埋在抱枕里生无可恋。

他刚才给周延发微信,但周延没有回。这iPhone...

【泷昴】同居三十题

复健复健
架空现实AU
J禁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涉谷昴一觉醒来的时候,泷泽秀明还没有回来。

他习惯性的伸出手往旁边捞了一把,捞了满怀的空气。

月亮透过没拉拢的窗帘缝隙中照了进来,黑暗中涉谷昴慢悠悠的睁开眼,懒散的翻了个身,一时间睡意全无。

床头的闹钟指针走动的声音咔哒咔哒一直响,在东京凌晨的一点半的车水马龙中,涉谷昴睡不着了。

泷泽秀明在涉谷昴家已经住了有一段星期了,明明涉谷昴特地给他把闲置的客房打扫的干干净净,两个人还一起去附近的超市选了新被单换上,但归根结底,泷泽秀明还是每天以各种理由过来蹭涉谷昴的床。

“有什么关系嘛,Subaru的kingsize一个人住不觉得太宽了嘛。”

这是第七天了依旧赖在涉...

【蒋周】智齿

没粮只能自己动手了。

智齿这个东西,真的是个很神奇的玩意儿。

蒋志清皱着眉,默默地放下手里的筷子。副官在旁边欲言又止的看了好长时间,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校长,您要不要去看一看医生?我认识一个法国牙医,听说挺不错的。”
蒋志上清捂着左半边脸摇了摇头,后背往椅子上一靠,闭上眼一副谢绝谈话的姿态。副官无奈的闭嘴,低头撤掉桌子上根本就没动几口的饭菜。

人在生病的时候,往往会比平时,多一些往常不轻易流露出来的情绪,比如——任性。

周翔宇还维持着握着钢笔写东西的姿势,他的左手边是一本已经快要翻烂了的《资本论》,右手边有一杯茶,热气腾腾。
“恕翔宇冒昧,”周翔宇抬起头,注视着面前皱着眉略显不耐烦的...

【蒋周】旧事不可提

冒死来一发
说实话这cp写起来我自己都怕。
私设这是第一次合作快破裂的时候

蒋志清撑着窗框往下看,几乎是一下子的,他看到了抱着几本厚厚的书,走起路来衣角带风的周翔宇。

这时候正是海棠花开的季节。只是这次,爱花之人无心停下来观览,紧蹙的眉峰和抿成一条线的嘴唇似乎昭示着他的内心波澜。蒋志清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笑了。他弯下腰,手肘撑着窗棱,眯着眼饶有趣味的看着已经快要走到校长办公楼的周翔宇。后者似乎是有所感觉,又或者只是下意识的想要抬头看一眼,总之,两个人的目光终于撞到一起了。

如果说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蒋志清大概已经在这短短两三秒的对视中死了百八十回了。但周翔宇毕竟是周翔宇,温柔儒雅绅士体贴教养十足...

【辫林】竹马舅舅 /小甜饼

考试真是个摸鱼的好时机啊【手动再见】希望能为明天考试攒点人品

1.

郭麒麟坐在公交车上,一张小脸被厚厚的围巾遮住了大半,只剩一双眼睛还提溜的转个不停。他时不时的转过头去瞥身旁的男人,手指绞着衣角紧张到不行。

旁边这个男人不是外人,是他爸爸,说相声的。

虽说郭麒麟今年才六岁,但作为一个天津人,对相声总还是有点亲切的。他在之前,大多数都被扔在奶奶家,这会儿到了上学的年龄了,他爸要把他接到自己家这边上学,也好照顾他。

公交车走的不快,一站一停的,他们已经坐了快一个小时了。郭麒麟昏昏沉沉的觉得有了睡意,头抵着窗,随着车,颠簸的咯噔咯噔的直响,他就快要彻底梦会周公了,旁边的男人却突然拍了拍他,...

——记老四队

【老四队】与尔同途 UP主: 金灿灿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82202

【辫林】半日二三趣 /一发完结

我终于控制不住我的手了。冷cp只能靠腿肉。

1、

“哎哟,我的亲舅舅,您可饶了我吧……我真的受不住了……”郭麒麟可怜兮兮的皱着眉,掩着嘴打了个哈欠,逼得泪花都出来了。他晃了晃昏沉沉的头,强打起精神哀求道“您是我亲舅舅行不行?真的,要不,我给您当亲儿子都行,我求求您让我睡觉吧我明儿早上还有事儿呢……”

 

坐在他对面的张云雷精气神儿倒好的不得了,一双眼睛亮堂的不行。“那可不行,你给我当儿子,这不差辈儿了嘛。”

“哎呀……”郭麒麟往前一趴,哼唧唧的小声抱怨“我真的特别想睡觉……”他的说话的尾音渐渐小了,一动不动的把头埋在被子里,恍恍惚惚就要睡过去了。但张云雷很明显看穿了他的小把...

一次神奇的三国杀阵容。
开局看到人物差点笑出声
一个个死的还都那么巧,
不过子建,到底还是为兄赢了【✌】

© 红衣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