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少侠

我就这么一写,您就这么一看

【卜洋】See the light (一)

今天给大家来一个传统的正剧风
@-Kurooooko- 的联文


the part of kwin

1

——温柔是什么?

卜凡摇了摇头表示回答不来。

但他随即转头看了一眼趴在床上努力记歌词的木子洋。迟疑的开了口:

——大概,就是我洋哥这样的吧。


2
临着去参加比赛前的夜晚卜凡失眠了。凌晨两点的北京依旧车水马龙,躺在床上细细听,似乎有喝醉酒的男人摔门回家,一会儿便传来和他婆娘争吵的声音。
卜凡翻了个身,长叹了一口气,睁开眼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出神。

他不常失眠。

队里最能失眠的其实是木子洋。
以前刚进公司的时候比现在条件还差,一个小屋里挤着四个人,夏天闷得都像要喘不动气。卜凡偶尔一觉醒来,就会看到木子洋靠着墙坐着,静静的透过敞开的窗户往外看,似乎外面有星辰大海。

但外面什么都没有,平行的视线望过去,往往只有黑夜。

那段时间正是木子洋腿受伤的时候。但他谁都没告诉,每天还和平时一样跳舞训练。直到卜凡偷偷撞见结束训练后一个人撑着墙壁慢慢走的木子洋,这个秘密才被大家所知道。
公司连忙联系医院,大夫几乎都下了令人绝望的最后通牒。所有人围在木子洋的病床前都哭了,木子洋却安慰似的笑了。

好在老天爷没给他断了通往梦想的路子。木子洋出院那天,卜凡自告奋勇的要求去接他。他攥着木子洋颤抖的手,一步一步走出医院的大门。

阳光把所有的阴影都照到了后面。




卜凡伸出手举在空中,透过指缝切割黑暗。他皱起眉,突然想木子洋现在不知道睡没睡着。

公司跟他们保证,上了节目攒点人气,之后就出道。卜凡想出道。但他又不想出道,他看过太多飞黄腾达后的分道扬镳。
他不想。


3

“洋哥在吗?”钱正昊敲了敲门,扒着门框探进一个敷着面膜的头来。
卜凡合上书,跟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指了指上铺表示木子洋睡着了。钱正昊立即明白了,点了点头之后招呼卜凡过去。

“这个给他。他最近不是生病了嘛,我给他带了一些好吃的。”
“哎哟弟弟,你怎么不给我带啊。”

小孩儿低下头不好意思的笑了,“上回去超市买东西忘带零钱了,洋哥给付的。就……想着来谢谢洋哥。”
“成。等会儿他醒了我告诉他。”

“谢谢凡哥,那我走了啊。”


“哈……谁啊?”
木子洋在人走之后就起来了。迷迷糊糊的一觉让他持续重感冒的状态有了好转。
“钱正昊。”
“干嘛……”
“给你送东西。”
“哦。”

冷淡语气词让这场谈话就这么结束了。
卜凡心猿意马的把书翻得飞快。他们两个人独处经常有这种结束很快的感觉。反之木子洋和别人待在一起的时候就算都不说话了,也会温柔的挑起话题不让对方觉得尴尬。


“你吃饭了吗?”上铺又传来闷闷的声音。
“没有。定外卖吗?”卜凡边说边站起来。他的身高正好能看到上铺的情况。木子洋睡得脸有些红,眉头拧的紧紧的,看起来并不是很舒服。卜凡替他拉了拉被角,等他说话。

木子洋懒懒的翻了个身背对着卜凡,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算了,不想吃。”
“那哪儿行啊。你不还要吃药吗?”


好一会儿又没人说话。木子洋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他闭上眼,迷迷糊糊的又要坠入梦河,只觉得自己飘浮在海上,摇摇晃晃。
然后卜凡的声音就踏破雾隐隐的天空,硬生生把他拉回地面。

“我给你去楼下超市买了三明治,先吃两口垫吧垫吧,一会儿喝了药再睡。”

木子洋被卜凡扶着坐起来,他拿着三明治,翻来覆去的看,就是不吃。
卜凡背对着他给他泡感冒冲剂,灯晃在他的身上,投在地上印出好大的影子。随着他的动作,像只巨型Monster。

“应该给你栓根链子。”
“啊?”卜凡感到莫名其妙,疑惑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没啥……”
木子洋低下头笑了。他咬了一口手里的三明治,等着卜凡端着药送过来。宿舍的大门却突然被打开了,灵超和岳明辉拎着东西打打闹闹的走了进来。

——TBC下一章你们催 @-Kurooooko- 她——

评论(6)
热度(63)

© 红衣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