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少侠

我就这么一写,您就这么一看

【明涛】【秦林】破局 [小甜饼HE一发完结]

ABO预警

意外怀孕梗

1、

林涛三步并两步的冲进来把文件摔在秦明桌子上的时候,李大宝正巧叼着面包从外面跟进来,眼见着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拳脚相向,她连忙走上前把林涛拉开。

“哎哎哎怎么回事啊?”她在秦明和林涛之间来回打量,前者挑了挑眉,扔了手中的笔往椅背上一靠,泰然自若的看不出一点破绽。倒是后者面色有些尴尬,转过头轻咳了一声就开始划拉刚才拍在桌子上已经散落开的文件。

“没,没事。”林涛抽了抽鼻子,抱着那一摞文件转身就走了。

李大宝好奇的把嘴里的面包嚼完,扭头看了一眼秦明,“怎么了这是?”

秦明微微蹙起眉头没有说话,他支起胳膊撑在桌子上,好半天才摆了摆手。

李大宝无声的朝着空气骂了一句,愤愤不平的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好。

 

不过她总觉得今天办公室比往常多了一丝非常难以察觉,但异常清新的味道。像是橘子汽水的味道。

 

她忍不住多嗅了一会儿,才放任自己沉迷于网络。

 

2、

 

林涛现在心情很不好。

特别特别的不好。

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简直可以冰冻在场的所以人。

 

以至于他从秦明办公室回来黑着脸把自己摔进转椅上的时候,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自觉地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要说起这件事,其实还真的挺简单的。

林涛粗暴的拉开抽屉,把那份“烫手”的文件扔到最里面。他叹了一口气,仰靠在椅背上,嘴角挂起一丝苦笑。他的手缓缓地抚上小肚子,闭着眼睛,脚抵着地面转起椅子来。

 

转椅转的林涛昏昏沉沉的,险些要睡了过去,却在下一秒感到自己的椅背被人抓住,紧跟着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别转了,对你的身体……不好。”耳边传来熟悉又低沉的声音,林涛觉得有些痒,秦明喷出来的气息激的他神经末梢都在颤抖。他努力的装作熟睡的样子,死死的闭着眼睛不去看他。

秦明站了一会儿似乎就走了,脚步声远到听不见了,林涛才小心翼翼的掀开眼睑,却被凑到面前的秦明吓了一大跳。

“你不是都走了吗?”林涛拍了拍心口,显得惊魂未定,表情却还是早晨那副凶巴巴的模样,瞪着秦明的时候带着一丝咬牙切齿。

 

办公室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走了,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秦明面无表情的和他四目相视了好长时间,接着突然小幅度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林涛愣住了,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用手指抵着秦明的额头推开了他。

 

“你生气啦?”

“对!我生气了。”林涛的耳朵还是红红的,但语气却冲的很。他站起来,把刚才扔进抽屉的体检报告狠狠地甩在秦明的怀里。秦明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秦明是个alpha,毋庸置疑。

走在路上就算不刻意释放信息素,也能勾的一群Omega把持不住。回头率高达百分之百,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与之相对的林涛,大概是龙番市警局里唯一可以与秦明做媲美的alpha了。

 

没错。

Alpha。

最起码,大多数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认为。

 

不是alpha那也肯定是个能干的beta。

实习的小姑娘这样猜想着。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年纪轻轻就坐上队长的位置,办案抓贼回回冲在最前头,头脑又好,性格又好的男人,其实是一个拼命伪装自己身份的Omega。

 

秦明是为数不多的人当中的一个。甚至可以说是继林涛的家人之后第一个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了。大学刚开始那会儿有一天宿舍里面就他们两个人,林涛裹着被子坐在床上打游戏,对面看书的秦明突然开了口。刚开始林涛还没听清楚,摘下耳机来疑惑的抬头又看了他一眼,却在听明白后的下一秒浑身都开始打颤,如同掉进了凛冬的冰窖里一般。

他看到一贯没有什么表情的秦明挑着眉笑的一脸狡黠,一字一顿的说出了林涛这辈子都害怕从别人口中听到的话。

 

“林涛,你是个Omega吧。”秦明说完把书一扔,一条胳膊撑在盘起的腿的上面,摸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盯着对铺的人。

“你开什么玩笑呢……”游戏里的人物因为他长时间的不操控早就已经死掉了,林涛现在却顾不上这些了,心脏砰砰的快到嗓子眼里了。他的目光有些闪躲,眼睛眨啊眨的,就是不敢看秦明的脸。

“让我猜猜,”秦明顿了顿,“你一直在打伪装剂?或者是一直在服用一种可以中和Omega信息素味道的药?”

林涛喉结动了动,他想开口反驳,但却悲哀的发现自己连发声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离了一般。

“而现在,你的信息素是橘子皮的味道,这是你伪装成beta之后的味道吗?”秦明歪了歪头,嘴巴抿成了一道锋利的线,“怪不得我总觉得有时候会闻到比橘子皮更甜腻的味道从你身上散发出来,大概像是我们经常喝的——橘子汽水的味道?”

 

“那是因为Omega在发情期的时候就算再怎么伪装也总会有盖不住的……”

“够了!”林涛烦躁的合上笔记本电脑,狠狠的剜了秦明一眼,下床穿上鞋就往外走。

“你去哪?”

回应他的是大力的摔门声。

 

 

那是他们并不愉快的一场谈话。

直接导致了在刚开学的第一个星期两个人的关系就跌入了低谷。可是没过几天却变得比刚认识还好。林涛一边恨秦明透析了他的秘密,一边又谨慎小心的提防他说出去。后来看秦明好像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时间长了,他自己也跟着宽慰了起来。而且秘密一个人憋得时间长了,突然撞进来另一个人分担,倒也能轻松不少。

 

至于后来林涛神差鬼使的被秦明拐到手,他们俩都没有再像刚见面那时候吵过架。

 

不过这次真的是不能忍。

 

林涛抿着嘴,很明显还没消气,看上去一刻都不想和秦明待在一起。他抓起桌上的手机和车钥匙,扬了扬下巴,烦躁的示意秦明让开。

 

秦明没有动作,他平视着这个与自己个头相仿的搭档,突然开口道:“明早你在家歇着吧,我跟领导请假,说明一下你的情况。”

“凭什么!”林涛又嚷嚷了起来。

“你现在这个情况每天跟着跑现场我不放心。”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可你现在不是一个人。”

“不是……”林涛在打嘴仗的时候永远不是秦明的对手,“反正都要打掉,怕什么?”

“你敢。”秦明的眼神凛冽了起来,锐利的很,随之而释放出来的紫檀香气瞬间压迫的林涛忍不住倒退了两步。

“我怎么不敢。”林涛突然笑了起来。虽然现在的处境对他来说非常的不利,被自己的alpha压制的几乎让他腿软到站都站不住,可他的犟劲跟着也上来了,“你说说,我怎么不敢。”他上前了几步,毫无畏惧的对上秦明的眼睛。

 

林涛是个Omega。但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别的Omega一样弱不禁风。恰巧就是这点,让秦明深陷其中,几乎无法自拔。

想要征服他,想要看他在床上哭着求饶,想要他的一切,都属于自己。

秦明又笑了,这次却让林涛不寒而栗。

他深知秦明这种笑容后面隐藏的是怎样的心思。

 

“林涛,如果你敢背着我把这个孩子打掉,我就把你锁在我身边一辈子。”

 

 

3、

第二天的时候等到林涛醒来,果不其然的发现大门被秦明锁住了。他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去厨房把秦明留的早餐吃完,而后擦了擦嘴,拎着家里的工具箱就开始撬锁。

上学的时候林涛就是这门课的好手,甚至可以说简直是天才。小小的两道防盗锁又怎么能困得住他呢。

 

秦明似乎也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所以当他看到林涛笑的一脸嘚瑟的上楼,并没有表现出多么过激的反应。再说昨天那也是他在气头上。

 

“吃饭了吗?”

“吃了啊。”林涛溜达到李大宝的桌边,捻起一颗话梅扔到了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意外的让他喜欢,正想着再偷一个,却被进来的李大宝风似的扑过来夺了过去。李大宝的撞得猝不及防,林涛脚步踉跄的捂着肚子后退了几步,被反应极快的秦明连忙从后面搂着腰扶住。

“没事吧林涛!磕哪儿了疼不疼啊?”李大宝也慌了,正想着凑上去看看,却被秦明猛地推开。“喂!”李大宝刚想说话,看到秦明的眼神后还是乖乖的闭了嘴。同是alpha的她感受到了来自另一个alpha宛入侵霸的气势,办公室里瞬间弥漫着一股紫檀香。

 

“没事啦。”林涛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你如果想赔礼,不如把这包话梅给我吧!”他说完还没等李大宝回应就率先把话梅抱在怀里。

“都给你都给你。”李大宝夸张的抱着身子抖了抖,“不给你,老秦估计就给把我活扒了。”

被提到的某人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我肯定用手术刀把你的皮和肉分离的特别完整。”

 

4、

秦明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堆梅子和小零食,他面不改色的走进林涛的办公室,二话不说的把怀里的东西全部放在林涛的桌子上。

林涛的眼睛都亮了。抬起头来看他的时候似乎都带着水。“老秦你这是给我买的啊?”

秦明扬了扬下巴,拆开一袋递给了他。后者满心欢喜的要接过来,秦明却突然改了主意,猛地把手往后一撤,让林涛扑了个空。

“你有病啊。”林涛直起身子来试图抢。

“张嘴。”

“什么?”林涛疑惑的问道。

“张嘴。”

林涛见秦明的态度坚决,只得顺从的张开嘴。紧接着就见秦明用手捻起一颗话梅塞到他的嘴里。

“唔嗯。好吃。”林涛鼓着腮帮子满足的点了点头。

对面的秦明只觉得刚才那一瞬间心都被击中了,他站直身子,喉结上下滚动,扔下拆开的话梅转身走了。林涛不知所以的眺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回过神来问旁边的小黑,“他怎么了?”

“额,不,不知道。”小黑捂着脸,没眼看的低下头继续手里的工作。

 

5、

中午秦明下楼找林涛吃饭,却没见着人,实习的一个小姑娘红着脸,磕磕巴巴的说林队出任务去了。秦明心里一凉,问清楚抓捕犯人的地点二话不说的就往楼下跑。

他一路开车飞驰而去,攥着方向盘的手却越来越紧,冷汗几乎要溻湿他的后背。

好在等他到那里的时候林涛他们正好拧着犯人的手押出来。

林涛见到他也是一愣,跟旁边的人交代了几句后朝他走了过去,“你怎么来了?”他的嘴角在刚才打斗中有些泛青,肯定是淤肿了。

秦明没有说话,他浑身都在小幅度的颤抖着,很明显情绪在失控的边缘。林涛连忙拉着他往旁边去,躲开众人的视线后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秦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突然一下子抱住了他。

林涛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连忙用眼角瞄了瞄周围的人,见没人注意到他们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回搂住秦明。

 

“不要离开我。”

 

他听到秦明的呢喃炸开在耳边。搂着他的力度也不由自主的加重。

 

林涛没有说话,只是作为回应的也收紧胳膊。“我不会离开你。”

 

“抱歉昨天说出那样的话。孩子……”秦明没有在说下去,欲言又止的让人心疼。

林涛沉默了,“孩子也不会离开你的。”他说完就笑了。秦明讶然的松开他,看着他的表情充满了不知所措。

 

“我想过了。”

 

林涛望着秦明的眼睛。

 

“既然都已经标记了,怀孩子是迟早的事情——我只是还没做好准备。”他挠了挠头,嘴角抱有一丝孩子气的羞馁。“昨天说的是气话——”

剩下的还没说出来,就被秦明一个吻封住了。

 

林涛闭上眼,放松自己的身体,任自己醉迷于这个绵长而深切的吻中。

 

6、

 

“我就说,什么都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李大宝掐着林涛的下巴仔细端详了起来,下一秒就被秦明从后面拎着衣领扔了出去。

“喂!老秦!你也太见色忘友了吧!”

“你的呼吸声打扰到了我……”还没等李大宝拍门,林涛的声音也跟着传了出来,“们。”

 

可以的。

你们这群狗男男。

 

李大宝张牙舞爪的对着空气一顿拳打脚踢,下一秒门被迅速的打开又合上,伴随的是装订好的文件,还有秦明那波澜不惊万年不变的语气,“没事干就把这送到刑侦队去。”

 

李大宝觉得,自己真的要被憋出内伤来了。她拼命的深呼吸,调整好表情,满不在乎的拾起地上的文件,潇洒的下楼去了。

 

-END-

神奇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篇abo,竟然没有肉

评论(13)
热度(497)

© 红衣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