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少侠

我就这么一写,您就这么一看

【明涛】【秦林】 slow motion 【小甜饼一发完结】

应大家的要求《破局》番外(勉强算是)

带娃预警。

慎入啊慎入啊慎入啊慎入啊

慎入啊!!!!!!!!!

1、

现在是四点三十五分。

秦明看了一眼腕表,又看了一眼前面依旧在堵着的车,手指不耐烦的在方向盘上敲打着。林涛今天晚上加班,刚结束了一件大案,局里的所有人都想着松口气休息休息,所以好人林涛队长自告奋勇的把剩下的收尾报告工作扛下来了。

刑侦队办公室里发出一阵阵欢呼。秦明却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加班谁去接孩子啊?”

“你啊!”林涛一脸大惊小怪的表情,接着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我这是给你们制造和好的机会呢。”他用报告遮着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带着笑的眼睛,清楚的映出了对面秦明那张郁结的,想生气又气不起来的脸。

 

 

其实这事儿真不怨秦明。

 

 

 

昨天晚上。

 

“秦果女士,我再跟你重申一遍。冰淇淋这种东西,不过是由脂肪,糖,色素,非脂固体等一系列毫无营养的东西构成的。暴饮暴食冰淇淋等冷饮,可引起胃粘膜血管收缩,减少胃液分泌,导致食欲下降和影响消化。儿童大量食用冷饮可是咽喉部血管收缩,血流量减少,抵抗力降低,有利于潜伏在呼吸道里的微生物繁殖,从而引起反复发作的上呼吸道感染。”

秦明抿着嘴,义正言辞,面不改色。

小公主今年只有三岁,刚上幼儿园,这种事情在她看来,万千话语不过化成三个字:“不准吃。”于是只管自己哭闹,说什么也不听。

林涛在局子里忙活的热血沸腾,秦明又怎么能再在家里的事情上给他添堵。最终父女双方以冷战的方式,结束了这场幼稚的争吵。

 

 

“屁大点事。”林涛知道后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他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乖乖的钻进秦明的怀里,“小孩子没有隔夜的仇,明早儿就好了。”他因为劳累而显得困倦的低语让秦明心情稍稍放松了些,秦明叹了一口气,吻了吻他的额头,轻声呢喃道:“睡吧。”

 

2、

事实证明,什么小孩子睡了一觉就什么都忘了,都是鬼扯。虽然小公主的气消了,但可惜骨子里那股别扭劲儿却使得她怎么也不肯跟秦明说话。林涛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锅铲,手忙脚乱的给女儿准备中午的午餐,而秦明清闲的很,喝着咖啡看着书,跟厨房里面简直就不是一个世界的。

“老秦!你过来帮我看下孩子!”林涛不满的伸出头来冲秦明抱怨。

秦明挑了挑眉,放下手里的书,走到厨房对趴在林涛肩头的女儿拍拍手,做了个要抱过去的姿势。可惜后者根本就不领情,举着林涛塞给她的一小条胡萝卜啃的一脸无辜。秦明忍不住嘴角抽搐了几下,表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但内心已经开始破碎裂缝了。他的嘴抿成一道锋利的线,打算实施强硬政策,可他的手刚拉了一下她的胳膊,小公主就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小脸憋的通红,泪眼汪汪的可怜的不行。

“怎么了宝宝?不哭不哭哦,不哭了哈……”抱着女儿出去的时候林涛狠狠地瞪了秦明一眼,又看到后者嘴角都垮下去了,也是一副委屈冤枉的样子瞬间心软了下来。“哎,算了,你把煤气给我关了,把菜盛出来吧。一会我去送她上幼儿园。”

 

3、

等秦明紧赶慢赶的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赶到,幼儿园已经基本上没人了,他扭头四周张望,一眼就看到穿着粉红色裙子的秦果蹲在沙坑边和老师玩沙子。他快速的走了过去,充满歉意的向老师道谢,最后蹲下身,揉了揉他的头,声音带着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走吧。”

秦果摇了摇头,一个劲的去垒自己的沙煲。秦明叹了一口气,忍不住解释了起来,“我今天路上堵车……”

“妈妈呢?”

“妈妈今天加班。”

 

秦果头埋得深深地,没有再说什么。

 

“这次是我的错,爸爸向你道歉——”

“我还以为你们因为我今早上不乖所以不要我了呢……”小公主还没等秦明说完,扔下手中的沙铲扑到秦明的怀里。声音也带上了哭腔。

秦明心疼的顺了顺她的后背,拎起她的书包,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想要什么?爸爸今天可以补偿你。”

 

“那我要冰淇——”

“不准要冰淇淋。”

“哦……”撅着嘴的小公主搂上秦明的脖子,最终还是放弃般的乖乖的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4、

晚上林涛回来的时候爷俩相处的还算融洽。

 

还算,融洽。

 

如果忽略掉满客厅都是喜羊羊的背景音,和秦明那张宛如掉进冰窖里一般僵硬的脸。

 

“可以啊老秦,你现在对噪音的接受程度已经这么宽泛了吗?”林涛插着腰歪着头,努力让自己发问的语气尽量显得不是那么很想笑。

“爹地!你回来啦!”小公主一看林涛回来了,立马从沙发上跳下来,满心欢喜的跑过去搂着他的腿撒娇。

“宝宝今天在幼儿园有没有乖啊?”林涛弯下腰抱着她往沙发走。

 

林涛一直不愿让秦果叫他“妈妈”。因为他觉得这样有损他男子汉的气质,小公主刚会说话的时候因为称呼这事儿吃了不少林涛的冷脸,最终虽然纠正了过来,但还是没有阻挡的了私底下她这么叫。林涛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她这么去了。

 

而现在,小公主脚踩在林涛的腿上,捧着他的脸左亲一下右亲一下,扒着他的脖子整个人都赖在他怀里不肯离开。秦明冷着脸,忍不住上手把两个人拉开。

 

“报告写完了?”

“当然。”林涛洋洋得意的扬了扬下巴,“明天周末,可算是能休息休息了。”他后背往沙发上一靠,勾着嘴角笑道,“秦小明同志,去,我命令你去给我拿两听啤酒。”

“可以啊林涛。”秦明抱着臂冷哼了一声,“你再说一遍。”

林涛眨了眨眼睛,笑的渐渐心虚了起来,“我刚才说的是——我还是自己去拿吧。”

 

5、

晚上哄着小公主睡着觉,林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关上门,拿着故事书往主卧室走。主卧室只开了一盏床头灯,秦明见他进来,放下手中的书,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注视着他。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林涛把故事书往床上一扔,整个人跟着扑到床上打了个滚,正好滚到秦明的身边。

秦明捏着他的下巴略带粗鲁的左右转着看了一番,好久才吐出两个字,“瘦了。”

“我么?”林涛撑起上半身坐起来,面色复杂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确实有点哈。”他突然跨坐到秦明的腿上,居高临下的挑眉冲秦明笑,“人民的公仆当然不是这么好当的。”

“是吗?”秦明把书往床头柜一扔,手跟着不老实的搂上林涛的腰,“那我这个“人民”是不是也有义务让你这位公仆好好伺候一下我啊。”他微仰着头,含住林涛的耳垂呢喃道。后者浑身一颤,稳了稳气息后才哑着声音问道“你想要我怎么伺候?”

秦明哼笑了一声,猛地一用力将林涛压在身下,手也快速的摸上床头的灯,“啪”的一声,房间陷入了黑暗。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6、

第二天林涛直睡到快中午了才醒,他抱着枕头侧趴在床上,被子直盖到腰部,露出背上的蝴蝶骨,漂亮的像是要飞出去一般。

秦果啪嗒啪嗒的赤着脚跑进来,一咕噜爬到他的身边,拉开他的被子就往里面钻。林涛宠溺的笑了笑,换了个姿势,由着她撒娇般的往自己怀里蹭。

“爹地你今天说要陪我去游乐园的!”小公主把被子掖到自己的脖子下面,只露出头来,眨巴着大眼睛期盼的望着林涛。

林涛闭上眼想了想,终于记起这个昨晚已经被自己扔到大西洋去的承诺。

 

“爹地!”

“嗯……我当然记得啦。”林涛打了个哈欠,慢慢扶着腰坐了起来,“你去沙发上玩一会儿,爹地等下就好。”

 

等林涛收拾好了,连拖带骗的把秦明忽悠一起去,时间已经不早了。所以三个人还没进游乐园就直奔着餐厅去了。林涛哄说着喂小公主吃了几口就饿的撂挑子不管了,秦明无奈的接过手,一边却又乐得看林涛鼓着腮帮子吃的狼吞虎咽。他给林涛倒了一杯水,示意他慢点吃。

三人酒足饭饱出了餐厅,刚买完门票要进去,突然斜后面有个领着孙子的一位老太太尖声喊道:“抓贼啦!有人抢包!有人抢我的包!”

林涛皱着眉,把小公主往秦明怀里一塞,“老秦,看着孩子。”冲上去追抢包的那个男的了。那男子一见有人追,撒腿就往游乐园外跑。林涛紧跟了整条街,逼得男子慌不择路的进了一条死胡同。林涛在巷口放慢脚步,忽的借着墙壁的力跳起来一脚把那男的踹倒在地,扑上去反拧住他的胳膊去搜他的身,直摸出了三四个钱包。

他掏出手机给今天值班的小黑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现在自己所在的位置。又打电话给秦明,让他去局里等他,结束了这一切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恶狠狠的冲男子喊:“给我老实点,警察!”

 

 

等秦明带着小公主开车去了警局,林涛并不在办公室。他抱着孩子,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前几天刚来实习的小许,后者抖了两抖,指了指旁边那间,“林队审着呢。”秦明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扭头对小公主说,“你在这等着,我去看看。”

“不要不要!我想跟你一起去……”秦果搂着他的肩膀,讨好的用额头蹭了蹭他的肩。

“不准。”

“求你了爸爸……”

最终秦明还是没能抵挡得住宛如缩小版的林涛一般百分之一百二的杀伤力。他眨了眨眼睛,抿着嘴抱着秦果往隔壁走。

 

 

 

林涛翘着腿,大爷一般的靠在椅背上,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莫名的震慑力,他对面的男子蹲在地上抱着头,手指不安的绞着。

“李强,可以啊你。”林涛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档案,又抬头看了一眼男子。“自己说说,几次啦?”

被称作李强的男子讪讪的笑了笑,“三,三次。”

“你自己记得到是挺清楚啊。”林涛也跟着笑了起来,紧接着他就变了脸,拧着眉拔高了声音,“一天到晚的,能不能老实点!什么正事都不干!就知道给我们添乱!”

 

 

秦明推开门的时候正巧看到了这一幕。小公主明显被唬住了,浑身下意识的一颤。林涛猛地一回头,有些诧异两人的出现。秦明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只是站这等会儿他。

林涛叹了一口气,从椅子上起来把文件递给李强签字,“我给你妈打电话了,她等会过来领你。这次回去消停消停,找个正经的活儿,这么大人了,还成天给她老人家添乱,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他把签好的文件递给隔壁桌的老吴,打了声招呼,冲秦明扬了扬下巴,拍着他的肩往外走。

 

7、

 

“抱歉啊宝宝,今天游乐园全毁了。”林涛苦笑道。

 

彼时,秦明在开车,小公主跟着林涛坐在后座。

 

“没关系的爹地。”秦果凑上去亲了亲林涛的额头,“因为爹地是去抓坏蛋了啊。”林涛当下为自家女儿的懂事感动的不行,扭头冲开车的秦明道,“看看,这么点的孩子就这么听话。驾驶座上的秦明依旧没什么表情,眼底却像是晕染开一湾深邃的潭水。

“走!我们去超市,给宝宝买好吃的,今晚上我给你们做点大餐。”

 

秦明扫了一眼后视镜,里面映出的是笑的眼睛弯弯的林涛。他不动声色的随着那人的笑脸勾起嘴角。

 

8、

 

寒风中的路人都行色匆匆而过。给他们指路的,是家里的一盏盏明灯。

 

 

-END-

 

 

 

评论(14)
热度(314)

© 红衣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