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少侠

我就这么一写,您就这么一看

【辫林】半日二三趣 /一发完结

我终于控制不住我的手了。冷cp只能靠腿肉。

1、

“哎哟,我的亲舅舅,您可饶了我吧……我真的受不住了……”郭麒麟可怜兮兮的皱着眉,掩着嘴打了个哈欠,逼得泪花都出来了。他晃了晃昏沉沉的头,强打起精神哀求道“您是我亲舅舅行不行?真的,要不,我给您当亲儿子都行,我求求您让我睡觉吧我明儿早上还有事儿呢……”

 

坐在他对面的张云雷精气神儿倒好的不得了,一双眼睛亮堂的不行。“那可不行,你给我当儿子,这不差辈儿了嘛。”

“哎呀……”郭麒麟往前一趴,哼唧唧的小声抱怨“我真的特别想睡觉……”他的说话的尾音渐渐小了,一动不动的把头埋在被子里,恍恍惚惚就要睡过去了。但张云雷很明显看穿了他的小把戏,伸长手一推就把他推到一旁,郭麒麟就着被推到的姿势,把脸往被子里蹭了蹭,上下眼皮已经胶在一块儿了。

“哎哎哎你别睡啊!再陪我打一把,就一把。”张云雷笑了,他凑上去捏了捏郭麒麟的脸。郭麒麟却已经懒得去管他了,扬起手在空中挥了一把,嘟囔道“不玩了不玩了……玩不过您,您太厉害了……”。他确实是累的很,没一会儿就熟睡了过去。张云雷自个儿闹了一会儿也没意思,便悄悄关了灯,只剩床头一盏晕黄的小灯,留着玩手机。

 

这几天张云雷身子养的差不多了,批准出院都已经很长时间了,每天在家乐的半日偷闲,想怎么浪就怎么浪,动辄早晨起来已经日上三竿,到了半夜,当然睡不着觉。但郭麒麟却忙的很,各种演出连轴转,正是长身子的时候,每天都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化妆师每天得扑上好几层粉底。两个人虽说天天睡在一张床上,但因为作息,就没怎么好好说过话。

张云雷面儿上不爽,心里面也挺替自己大外甥难受的,恨不得一小时一个电话过去慰问慰问,可惜他也不是小孩儿,怎么能真胡闹到那个地步?再怎么想也只限于偶尔发个微信逗逗他,给他解解闷儿。

 

这不,今晚上郭麒麟回来的时候又已经很晚了,但张云雷今天不知道怎么的特别想拉着他说话,连哄带骗让他陪自己打了几把牌儿,那位小祖宗又扛不住睡魔的招呼,没一会儿就迷瞪着想要梦会周公了。

 

张云雷刷了会儿微博,觉得没劲,一偏头,就看着郭麒麟乖巧的睡颜。他最近像是又瘦了,下巴都收了一圈儿,这会儿前发细碎柔顺的搭在前额,安静的像个学生一样。

 

他确实还是个学生的年纪。只是因为从小跟着四处奔波,又早早辍学,有时候连张云雷都要忘记他还是个孩子了。张云雷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给他掖好被子,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坏笑着掏出手机各个角度给他那一顿拍。等到张云雷自己终于拍高兴了,心满意足的要闭灯休息,没成想摸黑中,被郭麒麟甩到一旁的手机却亮了。他解锁一看,大脑袋发来微信消息通知郭麒麟明上午的事儿推了,只等下午五点去夜场演出。

 

张云雷刚才的睡意一下子又没了,他满怀欢喜的回复了一个“知道了”,又把郭麒麟订的每天早晨默认的闹钟给关了,这才拉过被子睡下。

 

郭麒麟似乎没睡瓷实,感到张云雷躺下了,翻了几个身滚到他身边,还想着像往常一样钻进他怀里,碰着胳膊了才恍惚记起旁边这位前几天骨头还散着架呢,他于是放弃了,悄悄的往外挪了半个身子,生怕一个不老实压着碰着。张云雷无声的笑了,他现在还只能仰躺着睡,用平日里师兄弟们的话来说“云雷现在脆着呢,能别招着他就别招着他,小心哪天他当着你的面自个儿躺地上了,你都说不清楚是碰瓷儿还是来真的。”然而他还是伸出一只胳膊给郭麒麟抱在怀里。

两人打小儿一块长起来的,开始的时候郭麒麟还时不时和陶阳一个床,后来渐渐地,像是默认好了一般,就变成了跟张云雷的固定“床伴”关系了。小崽儿开始的时候还嚷闹过,背地里也抹过泪,长大了张云雷还总是拿这件事儿挤兑他。

郭麒麟小的时候对他爸爸有一种莫名的惧怕,可能是因为郭德纲在他小的时候也顾不上照顾他,顾不上跟他上演着父慈子孝的场面画,长大了虽然不似小时候那般,却也还因为畏惧,所以张云雷总觉得郭麒麟缺少些安全感,睡觉的时候总愿意搂着个什么。之前张云雷还多有嫌弃,仲夏烦闷的时候还动辄半夜被不自觉箍过来的郭麒麟热起来,但后来张云雷就习惯了,不仅是习惯了,晚上身边少个人都觉得不自在。

 

这些都是在他倒仓回来之后发生的事情。

 

刚复出那会儿,他提着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乱。那时候多亏郭麒麟一直陪在身边,往往是一个挑灯练太平歌词,一个挑灯写数学作业。

有很多次张云雷都怕打扰到他学习,每到这时候郭麒麟总是扬起脸摇摇头,“小舅舅你唱吧,听不见你的声儿,我不习惯。”

 

 

2、

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

张云雷脑子是越来越清醒,旁边郭麒麟抱着他的胳膊终于睡安稳了。一直到天都快大明了,张云雷才迷迷糊糊的睡着觉。

 

 

3、

 

“我的天——张云雷我日你大爷的!”

 

张云雷是被郭麒麟摇着肩膀晃起来的。他正睡得香呢,只觉得浑身飘摇在大海上,又像是晕船一样的头昏,最后还是因为身子太疼了,才不情不愿的睁开眼。他本来憋足了起床气要发作,但一睁眼看到郭麒麟那张因为气愤而纠结起来的脸瞬间就破功了。

 

“瞎嚷嚷什么啊……”他掩着嘴打了个哈欠,低垂下眼偷偷把笑意隐藏在眼底。

“几点了?几点了!”郭麒麟松开抓着他的手,掀开被子几乎是跳下床的,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嘴上一刻不闲着的抱怨,“都怪你昨晚非得跟我玩牌儿!我说不玩了不玩了你丫还不听,我今上午迟到要是被骂回来你也逃不了!”

张云雷瞄了一眼桌边的闹钟,仿佛没听到郭麒麟唠叨一般,“嚯,才九点你急什么。”

“才九点?”郭麒麟已经穿戴了差不多了,正一颗一颗的盘衬衫的扣儿,这会儿听到张云雷的话愤愤不平的转过身来,“你还好意思说啊你。照你这么说我得几点起?我非得等大脑袋在咱家下面拿着大喇叭喊我我才起来是不是————”他突然不言语了,尾音吞了一半,只呆呆的看着张云雷怼在自己眼前的手机。

“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看看。”张云雷把手机快怼到他眼窝子里了。

“什么……什么时候取消的啊……”郭麒麟皱着眉接过手机,确确实实的看到闫鹤翔给自己发的微信,最下面还有一条是自己回复的

 

“什么时候取消的?”张云雷不屑的笑出声,“你昨晚睡觉前取消的,你自己好好瞅瞅,你还自己给回复的,自己把闹钟取消的。哎哟喂!”

郭麒麟一下子泄了气,捧着手机又滚回床上,他刚才心急扣错了扣子,衬衫歪歪扭扭的挂在身上他也不管了。

张云雷憋笑憋的都快出内伤了。后知后觉的郭麒麟终于反应过来了,他咬着牙随手拎了个枕头向张云雷扔过去,“我日你大爷真的!指定是你昨晚给我回复的!”

“哎哟,才反应过来啊我的好外甥,你也太聪明了……”

“离我远点,给我滚咯!”

 

4、

好不容易多出这半天闲工夫,郭麒麟反倒不知道该怎么“挥霍”了。两个人一起又在床上趴了一会儿,直到肚子饿的不行,才起床洗漱吃饭。搀着张云雷下楼梯的时候郭麒麟突然开口了“原来你每天都这样儿过来的啊?”

“你这才跟我待了多久啊你就知道我‘每天’是这样儿过来的?”张云雷没好气的说。

“简单概括,就是像老年智障的那么过来的呗。”

“你个小没良心的!你别扶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蹦下去!”

“我信,我当然信。都十米跳台的老艺术家了,这么两阶楼梯还能难道您吗?”

“郭麒麟,你别逼我。”

郭麒麟笑了,他虽然话说的损,但手却一刻都没松开。两人此时呈十指交扣的状态,张云雷站定不动弹了,只一个劲儿看他,到看的郭麒麟脸红了,后者像是被烫着了一样甩着手松开了,自顾自的自己先下了楼。

“哎!你好歹把我搀到楼下啊!”

“您不是自己能蹦下来嘛。”郭麒麟全然无视,头也不转的去厨房弄吃的了。

 

到最后还是郭麒麟不忍心,咬着面包去扶他,才没让曲艺界又损失了一位璀璨的老艺术家。

 

吃过饭的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正巧烧饼和小四过来探望张云雷,郭麒麟被张云雷因为“腿脚不便”的理由支使的又是端茶又是送水,又是捏肩又是捶腿的,恨得郭麒麟牙根痒痒,烧饼他们看热闹还不嫌事大,起哄张云雷找了个好贤惠的媳妇儿。张云雷伸长胳膊一捞,把郭麒麟搂在怀里,一脸骄傲的回答道:“还是个童养的媳妇儿。”

郭麒麟终于炸了,他随手把茶杯底儿剩的那一点茶水泼到张云雷的脸上,“要点脸好不好你。”

所幸那茶水本来也剩的少,只有几滴,张云雷淡定的摸了一把脸,充满歉意的向烧饼和小四点了点头,扼腕叹息:“见笑了见笑了。家教还是不严,回头看我怎么日的他下不来床。”

“你丫再胡说你一句我就撕烂你的嘴你信不信!”

烧饼也很配合,一脸同情的对张云雷说“哥们儿,有这么刁钻的老婆你也不容易啊。”

“你们今天是怎么着?都不想搁我家干了是怎么着?”

 

5、

下午三点的时候闫鹤翔开车过来顺路接了郭麒麟过去。郭麒麟突发奇想的带上了张云雷,两个人一起来到后台确实是引起不小的轰动,谁都愿意拉着张云雷闲扯几句,等到郭麒麟和闫鹤翔对好词儿,换好大褂回到张云雷身边,众人才四下散去。

张云雷坐在椅子上一脸嘚瑟,郭麒麟看的出他是想让自己夸他的人气,但他却偏偏不点破,话题引着往别处靠。

“等会儿返场你上去唱两嗓子?”

“行啊!但你不怕我攒了你的风头?”

“哟呵,您口气够大的啊。”

“哎哟,也不知道前几天非要跟我学太平歌词的是谁了是不是?”张云雷捏了捏郭麒麟的脸。

“我什么时候非要跟你学的?那不是你非拉着我,要教我的吗?”郭麒麟一把打掉张云雷的手,“好好说话,别老是动手动脚的,再这样我喊非礼了啊。”

“你喊吧,喊破喉咙也没人救你,我自个儿媳妇我自个儿还不能调戏了吗?”

“不要脸。”

 

结果最后返场的时候张云雷还是没上去,只在幕布后面偷偷的听。郭麒麟倒是说了不少张云雷的好话。等郭麒麟下了场儿,张云雷攀着他的肩膀笑的那叫一个贱,“你刚才说崇拜我是真心的嘛。”

“我夹心的行不行。”

“甭闹。”

郭麒麟脸上又飞了两朵云霞,连耳朵尖都是红红的。他搀着张云雷一步一步往后台走,声音几乎小到听不见。

“你说什么?”张云雷又问了一遍。

“真心的!听到了吗大爷?”

张云雷猝不及防被他打了一记直球,心里顿时暖了不少,两个人的手又成了十指相扣的模样,他攥了攥郭麒麟的手,心情好的回答道:“还算没白养你。”

 

6、

 

回到家里临睡前郭麒麟打了几个滚滚到张云雷的怀里,仰着小脸眼巴巴的央求道“老舅,你给我唱个晚安曲吧。”

“唱一个啊?”张云雷挪了挪身子,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下巴颏正正好好卡在郭麒麟的头顶,“那我给你唱个探清水河吧。”

他开了嗓,却不是往常唱的那个戏曲原版,声音都缱绻了不少,他一遍一遍的唱,郭麒麟就一遍一遍的听。迷迷糊糊的郭麒麟要睡着了,临了他攥着张云雷T恤的衣襟道“小舅舅你唱的真好。”

 

7、

 

郭麒麟和张云雷两个人,是打小儿长起来的。

 

8、

张云雷笑着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轻声道:“睡吧。”

 

-END-

写完才觉得时间线有点混乱,大家就当架空来看吧orz

评论(9)
热度(68)

© 红衣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